| | 股票代码:603188 亚邦股份

中国印染新加坡退市 “龙筹股”日渐失宠

信息来源:中国染料工业网 | 发布日期: 2017-06-29 | 浏览量:

  在新加坡上市的著名“中国概念”股中国印染(China Printing & Dyeing Holding Limited)正式退市,悄悄寿终。
  “2010年2月19日,中国印染公司在一份通告中表示:公司的法人代表希望告知公司的投资者,2010年3月8日早上9:00,中国印染公司将从新加坡证券交易所的上市公司名单上剔除。”新加坡证券交易所(SGX)在公告中说。

 本报记者3月9日从新加坡证券交易所的网站上看到,中国印染已经被该交易所从上市公司名单中正式剔除。

  “法人代表同时提醒公司的投资者,他们将向新加坡高等法院提交申请,请求法院清理公司资产。”该公告还说。

  这标志着,曾经在资本市场上被追捧一时的“中国印染”正式寿终正寝。

  3月11日,记者从绍兴县政府了解到,中国印染在国内的母公司浙江江龙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龙控股”)已在当地政府的推动下完成破产重组。

  1.破产重组完成

  自2008年10月以来,在新加坡主板上市的中国印染就一直处于停牌状态。对于大多数远在重洋外的国外投资者来说,他们甚至根本不知道这家神秘的中国公司“是死是活”。

  2008年10月8日,中国印染公告称,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兼CEO陶寿龙和副总经理严琪自10月7日起已经“无法联系上”,请求暂停交易1400小时。至此,中国印染开始了漫长的停牌,而且再也没有复牌过——停牌这天该股票的股价已跌至0.025新元,而在此前一天,该股股价还报收0.15新元。

  这家曾经广受追捧的明星企业从此成为投资者、当地政府和借款人的噩梦。

  在停牌期间,中国印染所在的浙江绍兴当地政府不得不出面收拾残局,开始了漫长的接盘重组过程——在其绍兴公司总部内,一度挤满了上门讨债的高利贷债主和供应商。

  3月11日,记者从绍兴县政府了解到,江龙控股已于2009年完成破产重组。在原中国印染的印花车间里,接盘者绍兴县广丰印染有限公司已经开始了紧锣密鼓的生产,并投入了3000余万元改造原有设备。

  此外,江龙控股旗下的南方科技公司以及织造业务子公司也被当地另外两家企业接盘。

  不过,这些和当年追逐“中国概念”的国外投资者,已经关系不大。

  2.神话破灭

  这曾是一个“发迹神话”。

  2000年,江苏人陶寿龙携妻子严琪怀揣8000元来到浙江绍兴发展——那时,陶还只是一家纺织企业的外贸业务员。

  2003年底,陶寿龙创立了江龙印染公司。在纺织巨头林立的绍兴,这家新成立的企业起初并不惹眼。

 当时,绍兴县将纺织产业确定为支柱产业,制定了一系列扶持政策,这使得陶氏夫妇如鱼得水。

  2006年4月,由新加坡淡马锡公司和软银共同组建的新宏远创基金(New Horizon Fund)正式签约入股江龙印染,出资700万美元认购江龙20%的股权。这让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江龙印染更加多了几分神秘色彩。

  事实证明,新宏远创基金的入股是有后着的。在2006年“中国概念”被国际资本市场追捧的背景下,2006年9月7日,江龙印染就以包装后的“中国印染”为名在新加坡股票交易所挂牌上市,首次发行1.13亿股,发行价为每股0.27新元,总募集资金3062万新元(约合人民币1.5亿元),发行PE为5.4倍。

  该公司的招股说明书上写着让人艳羡的数据:2005年销售额达到6亿,并有7000万的税后利润。

  在那时,浙江许多以民间借贷为生的企业还不知道海外上市为何物,顶着海外上市光环的江龙控股一跃成为当地的明星企业。

  不过,据后来熟悉陶寿龙的人回忆,江龙印染新加坡上市成功后,陶寿龙的心思就不在经营上,而是满脑子上市圈钱梦。

  新加坡上市后,江龙印染以承债4.7亿元的方式购买了南方科技。2007年11月,江龙印染与麦道理投资公司签署了美国上市协议并约定:麦道理帮助南方科技在2008年10月30日之前登陆纳斯达克,但南方科技必须确保2008年年利润不低于2亿元,并且2008年第一、第二季度的利润增长要在30%以上,以达到上市要求。

  “那时的江龙印染和陶寿龙,有着严重的赌博心态,将所有希望都寄托于赴美国再次上市融资。”一位熟知江龙控股的绍兴官员告诉本报记者,当时南方科技的产能只能保证1亿元的利润。

  已经走上不归路的陶寿龙决定放手一博,玩起了左手倒右手的游戏,将集团大多数销售额装入了南方科技的账户。

  与此同时,江龙又投入2亿元进口了11条先进的特宽幅生产线,如全部投产江龙将成为全球^大的家纺特宽幅印花生产基地——这将成为江龙日后登陆纳斯达克的^大卖点。在此期间,企业又花巨资购买了几百亩土地。

  “这些决策都很难说经过了科学的论证,江龙多交了很多税,让股东得到了好处,却把自己的资金链搞紧张了。”上述熟知江龙的官员表示。

  陶寿龙没有预料到,国家此时开始了一轮新的宏观调控,明确指示银行停止对纺织等传统污染行业的放贷,银行迅速抽贷,江龙控股立马陷入资金链紧张的困局,只能依靠民间借贷,高息集资,利息从3分涨至9分,企业风险成倍增加。

  而在金融危机爆发后,南方科技赴美国上市的愿望彻底破灭,资金链^终断裂。

  事后初步统计,江龙控股的总负债高达22.17亿元,其中,银行贷款12.81亿元,社会性借款5.87亿元。

  危机爆发后,陶寿龙携妻子出逃,将烂摊子甩给绍兴政府。2008年10月17日,陶寿龙夫妇在广东被逮捕,至此,一个神话正式画上句号。

  此时,新宏远创基金仍有8.06%的股份尚未实现退出。

  3.龙筹股失宠

  中国印染的退市,给其它在新加坡上市的中国企业,蒙上了一层阴影。

  在新加坡,中资上市公司通常被称为“龙筹股”(S-chips),这曾是该市场炙手可热的一个群体,但现在,S-chips却更多地带有贬义色彩。

 在鼎盛期,每2家在新加坡IPO的外国公司,就有一家来自中国,目前,在新交所挂牌的企业中有40%来自海外。

  然而让人唏嘘不已的是,在经历了以中国印染、中国金属等为代表的多起财务诈骗、虚假信息披露恶性事件后,中国企业在新加坡资本市场的形象正在逐步恶化。

  自2008年11月开始,富时海峡中国指数(FTSE ST CHINA Index)的跌幅就要整整高出新加坡海峡指数近30%—40%。这样的数据显示,许多投资者正对中国概念股望而生畏。

  其直接后果是,在新加坡上市的许多中国中小市值企业,都已经丧失了再融资功能,被打入“垃圾股”的行列。

  绍兴政府事后审计发现,中国印染的内部管理存在着很大的问题,存在着严重的做假账的情况,内部控制不严、账目混乱,这与其上市公司应具有的基本条件实在很难相符。

  “很难想象,这样的公司当初是怎样上的市。”一位长期从事海外中国概念股投资的对冲基金经理感慨道。

附件下载

相关文章







Top